毕节早餐之历史记忆

早餐要吃好,这是毕节人对早餐在每天一日三餐中重要性的最好诠释。故而,从这个话语入题,说说自己对毕节早餐经纬的脉络,期望能勾起大家对生活的一些美好记忆。 很小的时刻,......

  早餐要吃好,这是毕节人对早餐在每天一日三餐中重要性的最好诠释。故而,从这个话语入题,说说自己对毕节早餐经纬的脉络,期望能勾起大家对生活的一些美好记忆。

  很小的时刻,能吃上一跎奶奶用沙锅锅巴捏的饭杷,也是很享受的事情。后来,拿上点粮票和钱,去县革委旁的国营饭店,买来一些豆浆和油条,一家人就其乐融融了。而且,这等早餐好事,一般都是周末。平时上学,总是母亲早早起床,帮我们做的简餐,多为滑面。偶尔忙时,拿上几分钟,去买刘老婆婆家的姜粑或印盒粑,一路小跑的去上学,其实我更怀念的是早已消失的碗儿粑和黄糕。

  计划经济走向商品经济,到后来探索市场经济后,毕节的市民,才真正走出家门去吃早餐,而大多勤俭持家的人,还是习惯在家里做早餐吃。不过,年关期间,吃上一碗甜酒炒面,内心还是很甜美的。

  隐约记得,市场放开后,到外面去吃早餐才几毛钱,后来涨到一元二角钱一碗,保持多年,一直稳定到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次大幅度涨工资。那时人们不敢随意乱涨价,怕被扣上投机倒把的帽子。

  1989年三材涨价,带来了市场的乱象。随后,仿佛每逢干部职工调资,小商小贩就会跟风的涨价。以早餐为例,早餐的价位,当年就一元二角涨一元八角,后来涨到二元五角,稳定了多年。猛然有一天,不知何人,悟出二百五的意思,早餐就上调到三元钱了。后来,每隔几年,早餐就会涨价,五元、六元、七元、八元的上涨,涨成了今天小碗八元,大碗九元的标准。

  在我的记忆中,有几次涨价,都是康家脆哨面馆作推手,假借猪肉涨价,工资上调等为借口,擅自推高毕节早餐的价格,而让大家慢慢的心安理得的接受了。然而,今年康家又刮起涨价的黑风,却在自媒体高度发达的今天,惹怒了善良的毕节人民,抵制之风席卷山城,民意不可违呀,结果,次日便关门大吉,毁了毕节老字号的名望,悲之,哀之。

  百分之九十九的毕节人的抵制,可见民意之不可违呀。人们的怨气还在蔓延和发酵,很多人喊出了,即便降价,也不吃康家脆哨面了。

上一篇:中秋节,我们应该吃什么? 下一篇:内蒙古十大美食

水果沙拉

广东饮食文化误区多 饮早茶不利肠胃健康
火锅配菜有哪些选择
冬至吃汤圆 手工汤圆的做法
中国饮食-青椒烘蛋
自制中秋月饼:水晶月饼
面筋怎么做好吃?推荐6种面筋的做法